也不是工业园区概念
2020-03-04 07:5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三是统筹能级高。比如,浙江的特色小镇是省长李强一手强力助推,直接跳开市县层面。与以往地方自己“小打小闹”不同,多地特色小镇是全局性的大手笔。更高的统筹能级意味着在土地、资金、税收优惠、大项目引进等方面能得到更高层次的支持。

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长三角各地为何不约而同纷纷搞起了“特色小镇”?长三角这些省市,到底在拼什么?

二是借鉴国外先进模式。瑞士达沃斯小镇、美国格林威治对冲基金小镇、法国普罗旺斯小镇等,虽然体量不太大,但产业富有特色、文化独具韵味、生态充满魅力,体现出小镇经济的独特潜力。作为对外开放度最高的区域,长三角地区的官员、企业与国际经验的对接比较敏感。格林威治对冲基金小镇等词汇早已是一些产业经济部门领导的高频词。

纵观三地的特色小镇,有几个特点比较明显。一是小镇不是行政镇,也不是工业园区概念。而是相对独立于市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资源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平台,面积一般在1-3平方公里之间。

一是国家战略导向指引。国家的提法是“城镇化”而非“城市化”,本身就指明了方向。今年2月国务院公布的《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加快特色镇发展……发展具有特色优势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信息产业、先进制造、民俗文化传承、科技教育等魅力小镇”。长三角作为先发地区,在城镇化进程中起到引领作用。

三是旧有发展模式倒逼。多年来,长三角地区形成了一批产业特色较强、区域优势明显的块状经济,建成了一批成效显著的省级、国家级开发区(园区)。随着土地指标的不断收紧、用工荒的普遍蔓延、地方债务和融资平台的清理、全球贸易的大幅下滑等因素,传统依靠量的扩张方式已不可持续。“资源大省(市)”纷纷成为“资源小省(市)”。更注重的产业转型升级而不是传统意义土地开发的特色小镇确实有其独特优势。

在项目竞争中,各地的“贴身肉搏”不可避免。在此过程中,政策的含金量及落实度,地方政府体现的工作效率及开明环境,省里市里对地方小镇在要素统筹、项目推荐等方面的支持力度,可能是其中的关键因素。

各特色小镇的驻外人员的任务也随之加码。比如,如识局君所知,嘉兴南湖“基金小镇”,常年有招商人员派驻上海,密集拜会上海各相关机构、单位,甚至在陆家嘴“扫楼”。可以想见,围绕特色小镇等载体,长三角省市县又将在招商引资方面掀起新的赛跑、竞争。

二是产业导向明显。跟开放区、园区的“大而全”相比,特色小镇讲究“小而美”,往往以当地具有一定特色的产业或业态为基础,重视产业链上下游各要素的集聚,建设制度、政策的“小气候”。

根据该省对外公布的信息,江苏计划通过“十三五”的努力,加大重点镇和特色镇的培育力度,到2020年全省形成100个左右富有活力的重点中心镇和100个左右地域特色鲜明的特色镇。

再看上海这边,最先动起来的是毗邻浙江的金山。该区的枫泾镇六年前便已列入国家新型城镇化的试点,具备了一定基础,最近又明确了建设“科创小镇”的定位。山阳的海渔小镇、亭林的巧克力小镇等也基本明确了定位。金山全区调研、发文、开推进会,发力特色小镇。而在全市层面,上海规土部门也在制定关于特色小镇建设的政策。

上海枫泾“科创小镇”对外公布的政策服务包括:对租赁办公用房建设众创空间,房租、水电费、网络费等全免;对用自有房或购买房屋建设众创空间的,则对三项费用进行全额补贴;对于符合条件的创新创业企业在创业两年内获得银行贷款的,给予两年贷款贴息;对符合条件的人才,提供免费简装公寓房或宿舍;对投资失败项目,按损失额给予10%补偿,等等。

地方政府搞经济搞发展,也跟公司企业搞生产经营一样,需要审时度势、有针对性地制定发展战略,向客户描述各种精彩的故事。特色小镇建设在长三角遍地开花,偶然中仿佛有必然。

比如,浙江嘉善的大云和半个多小时车程外的金山亭林都搞巧克力小镇;浙江湖州埭溪利用化妆品企业集聚较多的优势,先行一步搞“美妆小镇”,而上海市郊奉贤去年也高调喊出要打造以健康美容产业为核心的“东方美谷”……

为搞特色小镇,各地也确实蛮拼的。比如,浙江对特色小镇给予土地和财政方面支持。土地要素方面,对如期完成年度规划目标任务的,省里按实际使用指标的50%或60%给予配套奖励;财政方面,特色小镇在创建期间及验收命名后,其规划空间范围内的新增财政收入上交省财政部分,前三年全额返还、后两年返还一半给当地财政。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hklsteel.com.cn湖南省醴陵市囟焊科技有限公司 - www.shklsteel.com.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