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为夏伯渝提供休息时间
2020-03-02 09:2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登顶珠峰是夏伯渝43年来的梦想。1975年,作为国家登山队运动员的夏伯渝,第一次攀登珠峰时,珠峰的雄伟壮观给夏伯渝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觉得攀登珠峰很骄傲自豪。

三天后,夏伯渝已经能够看到茫茫的珠峰雪山,他内心充满着期待,拍下了一张雪山照片。4月12日,历经7天的艰难跋涉,夏伯渝抵达珠峰南坡大本营。

3月31日,夏伯渝从北京出发。4月6日,夏伯渝在尼泊尔开始徒步ebc(全称everest base

43年,夏伯渝已从20余岁的小伙变成六旬的花甲老人,不变的是他的攀登梦想。对夏伯渝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时刻保持登珠峰的体能和状态。每天早晨5点起床,做1500次负重下蹲,360次俯卧撑,180个负重仰卧起坐。每周,夏伯渝还会登4至7次香山。

5月8日,夏伯渝从珠峰南坡大本营出发,抵达c1营地,做海拔适应和体能训练,等待攀登的“窗口期”。珠峰天气变化无常,适应冲顶的“窗口期”非常短,要在两至五天内登顶,同时尽早下撤。据柯庆峰介绍,夏伯渝的攀登时间是珠峰的第一个“窗口期”。

那次攀登也是夏伯渝离珠峰最近的一次,离顶峰只差200米。之后,夏伯渝因故失去双脚。尽管失去了双脚,但攀登珠峰的梦想从此埋在了夏伯渝的心中。在安装假肢后,夏伯渝的攀登梦想得以重燃,觉得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5月的尼泊尔天气多变,此次登顶,比预期时间晚了一天。由于天气恶劣,修路队无法铺设登顶的路绳,夏伯渝留在c4营地继续等待。5月13日,天气好转,修路队出发,打通了到顶峰的路线。而夏伯渝也到达海拔8400米处的c5营地。c5营地是临时增加的,可以为夏伯渝提供休息时间,准备登顶冲刺。

在柯庆峰眼里,夏伯渝无惧困难,是一个天生的登山家。“他有这个登顶目标,在达成这个目标之前,他不会去想有哪些困难,那些困难对他来说就无所谓了。”柯庆峰说。

5月9日,夏伯渝抵达c2大本营,便经历了暴风雪天气。到5月10日,夏伯渝历经8小时跋涉,抵达海拔7100米的c3营地。“连续遇到暴风雪,比夏老2016年攀登珠峰时所遇到的暴风雪还要大,帐篷都快被吹走了。”柯庆峰说。

此次攀登,是夏伯渝第五次攀登珠峰。“今天是2018年5月14日8点31分(尼泊尔时间),我终于站在了我梦想了43年的顶峰。”夏伯渝在顶峰大声说。(记者

5月14日凌晨,夏伯渝开始冲锋登顶。登顶不久后,天气开始转变,下起小雪。目前,夏伯渝在下撤过程中。

2014年至2016年,夏伯渝连续三年登珠峰,分别因雪崩、地震和极端天气止步登顶。但是,几度登顶失败并未让夏伯渝放弃梦想。每当在夏伯渝感到无助的时候,老伴都会站出来鼓励他,让他为了理想去继续奋斗、拼搏。

杨凡 实习生 张夕)

camp,是尼泊尔境内珠峰南坡的登山大本营),ebc是徒步爱好者的终极梦想,被誉为“徒步者天堂”。“这是一条很难走的路,从两千到五千多米的海拔,只能徒步走,路况也不好。但夏老还是坚持下来了,他有一个精神在那里,不在意登顶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柯庆峰介绍。

这一刻,在珠峰大本营的柯庆峰也显得格外激动。柯庆峰与夏伯渝认识七八年了,此次攀登,柯庆峰在大本营全程陪同,每天都与夏伯渝保持通话。在夏伯渝登顶成功时,柯庆峰能够感受到,一向从容淡定的夏伯渝难掩内心的激动。“我听到他的声音在颤抖,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我们也都受到了他的感染。”柯庆峰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是一个很难完成的心愿,如今他终于如愿以偿,我们在大本营为他的成功欢呼雀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hklsteel.com.cn湖南省醴陵市囟焊科技有限公司 - www.shklsteel.com.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