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定结果异常
2020-03-26 13:0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六里桥的地下通道,不时吹进阵阵寒风,三个杂乱的铺盖依次靠墙摆放,周围散落着衣物、泡面、香烟、报纸等杂物,刘飞宇是其中一个铺盖的主人。面对救助人员近半个小时的劝说,刘飞宇依然拒绝进站。他解释说:“我在这里打零工不需要救助,如果冷的话,可以去住旅店。”

算上陈应林,朝阳区救助站当天晚上有15人在救助站留宿。据统计,自开展“寒冬送温暖”专项行动以来,朝阳区救助站已经救助了341名受助人员,丰台区救助站日均救助人次也达到10人以上。

在通惠河北岸的桥洞里,来自甘肃天水的陈应林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两个多月,平时的饮食就是在周边的垃圾桶里“翻翻”。12月3日晚上,在志愿者的指引下,朝阳区救助人员来到桥洞下方。经过一番劝说,陈应林答应去救助站暂住,并由救助站帮忙购买回家的车票。

在乞讨人员中,经常可以看到携带未成年人乞讨的现象。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类对象在接受救助时,如果无法认定乞讨成人与儿童之间的关系,首先将由公安机关进行dna鉴定,防止不法分子利用被拐儿童行乞。

这已不是救助人员第一次遇见刘飞宇。丰台区救助站站长告诉北青报记者,在这里至少看过他5次,虽然拒绝去救助站,但是救助人员还是将馒头、面包等食物留给了他,并将印有救助站电话号码的单页一并交给他。对此,丰台区救助站站长也颇为无奈,“现在救助完全凭个人意愿,不能强制救助。”对于那些不愿意前往救助站的人,只能采取站外救助的形式,提供必要的食物以及棉衣棉被等。

除了自愿进站救助的流浪乞讨人员外,部分生活无着人员对救助站存有戒备,不愿进站。根据2003年修订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救助工作必须尊重流浪乞讨人员的个人意愿,对于不愿进站的对象,只能采取站外救助的方式。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对快速查询未能确认身份的受助人员,在入站后7个工作日内救助站报请公安机关采集dna数据。公安机关在收到报告后一个月内免费采集、录入全国打拐dna信息库,并将比对结果反馈给救助管理机构。

朝阳区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有携带未成年人乞讨的现象时,公安机关先行介入,无法确定关系时由民警牵头对其进行亲子鉴定。在等待鉴定结果期间,救助站为其提供救助服务,等候公安机关的鉴定结果,鉴定结果可以证实关系的,得到公安机关的通知后,按照政策为他们提供返乡等服务。鉴定结果异常,则由公安机关将人员接回,按照相关规定处理。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民政部、公安部日前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见》,采取dna鉴定的方式,帮助受助人员寻找亲人,进一步加强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

上个月,朝阳区救助站救助了一对地铁乞讨的甘肃籍母女。因为发现时无法确定两人的关系,公交分局郭公庄派出所将这对母女送往救助站前,首先进行了dna亲子关系鉴定。“在我们这里住了两天,等待鉴定结果。”朝阳区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说,这对母女后来被派出所接走。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hklsteel.com.cn湖南省醴陵市囟焊科技有限公司 - www.shklsteel.com.cn版权所有